马文升

编辑:呆滞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11-17 19:08:06
编辑 锁定
马文升(1426年—1510年7月13日),字负图,别号约斋,又号三峰居士、友松道人。钧州(今河南禹州市)人[1] 明代重臣、诗人。
景泰二年(1451年)进士。授御史,历按山西、湖广,迁福建按察使,升左副都御史,入为兵部右侍郎。历辽东巡抚、右都御史、总督漕运。弘治初任兵部尚书,后任吏部尚书
正德元年(1506年),因屡遭弹劾,遂上疏乞去。正德四年(1509年),被权宦刘瑾削秩除名
正德五年(1510年),马文升去世,年八十五。数月后,刘瑾被诛,马文升得复官,获赠特进光禄大夫太傅谥号“端肃”。嘉靖(1522年-1567年)初年,加赠左柱国太师
马文升一生功勋显著,先后辅助代宗、英宗、宪宗、孝宗、武宗五朝,历仕五十六年,后人有“五朝元老马文升”之称。又与王恕刘大夏合称“弘治三君子”。
中文名
马文升
别    名
马负图,马约斋、三峰居士、友松道人
国    籍
明朝
民    族
汉族
出生地
河南钧州(今河南禹州市)
出生日期
1426年
逝世日期
1510年7月13日
职    业
政治家、将领
主要成就
屡立战功,镇抚辽东
五朝元老,辅佐明孝宗实现弘治中兴
固原盗乱,巡抚陕西
代表作品
《马端肃奏议》《约斋集》等
官    职
吏部尚书、少师兼太子太师
谥    号
端肃
追    赠
左柱国、太师

马文升人物生平

编辑

马文升发奸擿伏

马文升半身像 马文升半身像
马文升生于河南钧州(今河南禹州市),后落籍虞城。祖上均未入仕,但马文升幼时就显示出对兵事的兴趣。“尝与群儿戏,十数为群,角之靡不仆”。
景泰二年(1451年),马文升考中进士,授御史。先后巡按山西、湖广,“发奸擿伏,有神君之称”。服毕母亲的丧事之后,擢迁福建按察使。福建任上,严惩当地贪暴狂徒冯某。离开福建时,闽人传唱“马使留来天有眼,冯公布去地无皮”以表示对他的称颂。[3] 

马文升军旅生涯

成化元年(1465年),升南京大理寺卿。次年以父丧归。[4] 
成化四年(1468年),西北土达满四在距平凉千里的石城起兵反明,响应者甚众,远近震动。他们大败官兵,明廷不得不采取大规模的军事行动,调陕西三边兵五万人及京营兵进剿,以署都察院事的副都御史项忠总督军务,起用马文升,以右副都御史巡抚陕西,协助项忠。马文升看到满四军有一个弱点:城中无水,粮储渐乏,“若绝其刍汲,则釜鱼当自毙矣。”果然,满四军日渐困乏,最后失败。马文升又建议项忠尽毁石城墙垣,以防后患。他在陕西巡抚任上七年多,先后加左副都御史、兵部右侍郎,逐渐成为处置边事的专家。他的一项主要成就,是整顿与各部的茶马贸易,换取番马八千余匹。[5] 
成化八年(1472年),蒙古族叛乱,马文升督兵追至黑水口,生擒平章铁烈孙,战功显赫。可是,因宦官汪直与总制王越互相勾结,据为己功,反诬马文升虚报战功。宪宗不明真象,给予马文升以“表奏不实,停俸三月”的处分。[6] 
成化十一年(1475年)春,马文升代王越为总制,协调延绥、宁夏、甘肃三边军务,到十一月,即被召回朝中,任兵部右侍郎。
成化十二年(1476年),被派出整饬蓟门至辽东边备。辽东巡抚陈钺,为人贪婪,待将士严苛。马文升上疏言辽东事,多涉及陈钺,两人遂结怨。而陈钺的后台是权势颇大的太监汪直。
成化十四年(1478年),发生陈钺错杀女真贡使、激变辽东之事。汪直打算亲往平定,以立功显名。太监怀恩建议派朝中大臣前往安抚,马文升立即支持,并受委任。汪直提出派人同往,马文升也没有同意。这一来,又得罪了汪直。汪直后来与刑部尚书林聪等勘边事,说辽东激变,是马文升禁止边方农器贸易所致。马文升申辩无用,被下诏狱,谪戍重庆卫。马文升在戍所滞留四年。汪直失宠后,他才复官。
成化二十年(1484年),再次被起用,以左副都御史巡抚辽东。这是他第三次赴辽东。由于他曾经论及陈钺,因此受到欢迎,士卒“皆鼓掌喧舞”。
成化二十一年(1485年),马文升在短期总督漕运后,任兵部尚书。但方士出身的通政司左通政李孜省要推荐他人掌兵部,在宪宗面前做了手脚,将马文升调任南京兵部尚书。[7] 

马文升主持兵部

明孝宗即位后,马文升被召为左都御史,在朝廷的地位确定下来。出于对李孜省之流的厌恶,他提出:“巡城御史及兵马司、锦衣卫逐一搜访,但有扶鸾祷圣、驱雷唤雨、捉鬼耳报一切邪术人等,及无名之人,俱限一月内尽逐出京。”
弘治二年(1489年),马文升改任兵部尚书。针对兵政废弛的状况,他采取了一些措施。例如,严格考核将校,有三十多人因贪贿怯懦被罢黜。这损害了一部分人的利益,有人甚至夜持弓箭等候其门,准备行刺,有人还写书诽谤,射入东长安门内,这显然都是有背景的活动。孝宗支持马文升对京营的整顿,特批他金吾骑士十二人,以护出入。马文升还提出,蓟州、宣府、大同三镇已有镇守太监,不应再设分守、守备、监枪等内臣。据他统计,蓟州有内臣九员,宣府有内臣八员,大同有内臣六员,共二十三员,“每员占用军人,少则二三百名,多则四五百名,通计侵占已有数千”。“此等守备之数,委的无益于事,有扰于边”,应当裁革。孝宗也依其议办理。
哈密是回、畏兀儿族等少数民族居住的地区。明初派使者入朝,于其地设羁縻卫所,封其首领为忠顺王、忠义王。成化时,土鲁番部强大,据有哈密。明廷曾设法干预,没有结果,似乎也就承认了现状,将哈密卫迁往他处。早在弘治元年(1488年),土鲁番部就诱杀朝廷所封的忠顺王罕慎。弘治六年(1493年),又擒获另一个忠顺王陕巴,其首领阿黑麻自称可汗,以兵掠周围各部。主持兵政的马文升主张兴复哈密。他采纳通事王英和指挥杨翥的建议,利用地处嘉峪关西南的罕东部,地处嘉峪关以西的赤斤、蒙古部等与土鲁番部的矛盾,抚而用之。弘治八年(1495年),调罕东等部兵,夜袭哈密城。马文升所推举的陕西巡抚许进等率明军随后行进。土鲁番守将弃城而去,明军进入哈密。自明初以来,这是官军第一次深入其地。这也是马文升任兵部尚书以来,处置的最重大边事。
弘治初年,马文升和吏部尚书王恕是人望所归,他们不但以人品服众,而且对政事的议论极多。每一疏出,天下传诵。王恕致仕,马文升声望更高。但推选吏部尚书,孝宗没有用他。为此,他颇感不平,所写诗中有“朝罢凭阑一黯然,独将心事诉苍天”句,发了一通牢骚。
弘治十四年(1501年),马文升改吏部尚书,加衔至少师兼太子太师。在他之前,只有少数几名尚书、都御史得到这一荣誉。[8] 

马文升遭劾求归

弘治十七年(1504年),面临着次年的考察,孝宗召见负责考察的马文升和都御史戴珊等议事。马文升已七十九岁,行动不便,耳朵又背,孝宗对他讲了两遍,要他秉公黜陟。马文升回答:“陛下图治若此,宗社之福也。”然后被左右扶掖下阶。
对于官员的考察进退,马文升是很认真的。初任吏部尚书,他就对滥封传奉官提出异议。传奉官是不经过正常途径,由皇帝亲自传旨任命的官员。成化时最盛行。孝宗初年统加裁革,但后来也加封赏,一次竟达八百人。马文升说,减一官,朝廷省一官之费。武宗即位之初,他按照孝宗遗旨,裁去传奉官七百六十二人。对于内外官员的考察,他也很严厉,一次汰罢朝觐官员二千余人。[9] 
考察不讲情面,定会招致许多反对者,而在用人时也未必全无个人意气。刘大夏是弘治朝另一名臣,就因为与马文升对官僚的评价不同而引起矛盾。河南籍官僚刘宇为首辅刘健所器重,马文升推举他总制宣、大。刘大夏大概知道孝宗对此人的看法不佳,屡屡在朝中数其过失,当然也就牵连到荐举人。侍郎王俨是刘大夏的姻亲,马文升抑制王俨很难说不是因为刘大夏。[10] 
正德元年(1506年),刘大夏所倚重的副手、兵部侍郎熊绣被推举为两广总督,熊不愿外出,也怨恨于马文升。他们纠结在一起,又拉出与刘大夏为同乡、又为同寅的阁臣李东阳,顿时形成一股反对马文升的强大力量。御史何天衢首先发难,劾马文升老衰。马文升按照常规,被劾后乞去,疏凡二十一,武宗方获准。[11] 

马文升愤恚而卒

刘瑾专权期间,将一批反对派官僚定为奸党。马文升与其中一些人关系密切。正德四年(1509年),马文升被削秩除名。正德五年六月八日(1510年7月13日),马文升去世。享年八十五岁,葬于州北大隗山麓。
马文升死后两个月,刘瑾被捕入狱,马文升得以复官,获赠特进光禄大夫太傅,谥端肃。[12] 
嘉靖(1522年1567年)初年,又加赠马文升为左柱国、太师。[13] 

马文升人物评价

编辑

马文升总评

马文升一生功勋显著,先后辅助代宗、英宗、宪宗、孝宗、武宗五朝,历仕五十六年,后人有“五朝元老马文升”之称。又与王恕刘大夏合称“弘治三君子”。

马文升历代评价

王尚:展墓春风一望多,杏山湫水入吟窝。少师功业穹碑在,千载行人仰伏波。[14] 
王世贞:① 子俊无首功,然修筑之利至于今之言守者祖焉。文升规度宏密,亦一时之良本兵也,虽然,言听而任一,厚赏而薄诛,其所遇则亦异矣。[15]  ② 文臣雄职,惟吏兵二部、都察院、南参赞及边方总督而已,马端肃文升历任之。[16]  ③孝庙时,最多名臣...要未有如三原王端毅公恕、钧阳马端肃公文升、华容刘忠宣公大夏,三君子之灼灼者也。端毅直谏动天下,然不难于孝宗而难于宪宗。孝宗,仁主也;然而颇以龃龉终,岂非所谓事君数斯辱也耶?端肃数更中外,历权寄不屈不脞,盖以才力胜者。忠宣仁心为质,道揆法守,晚际鱼水,密勿都俞,庶几有三代风哉。造膝之语,罕有传者。觉主圣而臣微不及也。人谓三原似魏玄成、韩稚圭,钧阳合姚、宋而少逊之,华容似李太初、司马君实。[17]  ④ 恕张差近名,大夏弱差近实,文升练差用术,其然岂其然乎?[17] 
徐咸:国朝名臣,久任享耆寿者,魏文靖公骥九十八,王端毅公恕九十三,胡忠安公濙八十九,马端肃公文升、韩忠定公文、吴文恪公讷、章文懿公懋,俱八十六。王文端公直、王忠肃公翱、王忠毅公骥、林文安公瀚、刘忠宣公大夏、谢文正公迁,俱八十四。兹数公者,名位禄寿兼而有之,岂易得哉?[18] 
屠隆:薛文清瑄、李忠文时勉、章文懿懋、王忠肃翱、王端毅恕、项襄毅忠、马端肃文升、刘忠宣大夏、胡端敏世宁岳岳之风、侃侃之节,宏材足以济时艰,正气足以褫奸魄,李梦阳所谓‘居则岳屹,动则雷击,大事斧断,小事海畜。’斯其人矣。[19] 
张燧:① 弘治中,华容、洪洞、钧阳、灵宝、阳曲、卢氏、金陵、安福,咸称名卿。然志存纳约,行在精审,苟济其事,小枉安焉.局体又一变矣。② 马端肃公文升之贤,过寇莱公十倍。[20] 
黄道周:文升马抚,巡按山西。固原土贼,据险吼嘶。官军屡败,项忠督提。马谕无战,城乏水堤。断其樵汲,釜鱼自摧。项忠从信,擒四燃脐。敌寇临巩,遣将削泥。再入好水,战获其辎。女直复叛,陈钺败栖。欲杀贡敌,以掩其非。贡敌哗惧,乱震鼓辇。文升往谕,解散不疑。内臣汪直,借此出师。及至边境,无敌排挤。怀恨马抚,下狱奏题。至于直败,位方复跻。不战而抚,中安外齐。即至大创,必势所宜。所以立朝,高风莫梯。[21] 
谷应泰:①若夫项忠身冒矢石,马文升躬擐甲胄,图山谷则聚米成形,断樵牧则困兽自毙。而且金钩阳虎狸,刮刀誓赏格。数月之内,俘献京师,功垂竹帛。乃知岳节使之神算,竟定湖、湘;祭征卤之奉公,终摧陇、蜀者也。[22]  ②当是时,冰鉴则有王恕、彭韶;练达则有马文升、刘大夏。[23] 
张廷玉:王恕砥砺风节,马文升练达政体,刘大夏笃棐自将,皆具经国之远猷,蕴畜君之正志。绸缪庶务,数进谠言,迹其居心行己,磊落光明,刚方鲠亮,有古大臣节概。历事累朝,享有眉寿,朝野属望,名重远方。《诗》颂老成,《书》称黄发,三臣者近之矣。恕昧远名之戒,以作传见疏。而文升,大夏被遇孝宗之朝,明良相契,荃宰一心。迨至宦竖乘权,耆旧摈斥,进退之际所系讵不重哉![24] 
纪昀等《四库提要》:案文升砥砺廉隅,练达政体,朝端大议,往往待之而决。与王恕、刘大夏俱负一时重望。

马文升轶事典故

编辑

马文升心行内外

马文升曾经说:“我在兵部任职时,每夜心都在边境行走一圈;在吏部任职时,每夜心都在国内行走一圈。行边是因为思武备,行内是因为计人才。”[25] 

马文升盗贼同恶

嘉靖初年,农民赵鐩在河南起义,剽掠至钧州,因为马文升家在,便放弃没有进攻。攻破泌阳时,前大学士焦芳已经逃走,赵鐩便毁了他的家,打开他的箱子,取出他的衣冠,把衣冠穿戴绑在草人上宰杀,说:“遗憾不能替天下人杀这个贼子!”[26] 

马文升家族成员

编辑
儿子:马璁,曾以乡贡之士身份在吏部待选。[24] 

马文升个人著作

编辑
马文升著有《马端肃奏议》、《西征石城记》、《抚安东夷记》、《镇克哈密国王记》和《约斋集》等数十卷流传于世。他“为文不事雕琢,若大羹玄酒,自有喜味。声诗无媟嫚语,皆自忠爱中流出。海内之士,得其篇章者乐诵之”。所撰《抚安东夷记》一卷,详记女真族建州、海西各部头人与辽东都司的商业贸易、纳贡请赏、武装冲突等史事。尤详载永乐至正统间,女真族上层同明王朝的关系。传世有明刻本、《清初史料四种》丛书本等。此书为两江总督萨载奏缴,乾隆四十五年(1780年)禁毁。其诗仅在清刻本《马端肃公奏议》之后附录若干首,他的《南征过桃花源》、《抚陕征西过陇关》等,都有边塞诗的特点。[27] 

马文升相关争议

编辑
历史学家马以愚白寿彝在《中国回教史鉴》、《回教先正事略》、《回族人物志》、《中国通史》[28]  中,将马文升家族的族籍定为回族,而研究少数民族史的几位专家、学者均在他们主编的少数民族史、大辞典和传记中采用其说,但马善田在《对河南禹州明代“五朝元老”马文升家族为回族一说的质疑》中反对此观,从正史、地方志、家谱等文献记载和其后裔的反映中,证明马文升家族为回族一说证据不足。[27] 

马文升文献记载

编辑
《左柱国太师端肃公传》
《左柱国、太师马公行略》
《吏部尚书马公文升传》[29] 
《名卿绩纪》
《续藏书·卷十六·太师马端肃公传》
《广名将传》
《明史纪事本末·卷四十一·平固原盗》[30] 
《明史纪事本末·卷四十二·弘治君臣》[31] 
《罪惟录·列传卷十一上》
《尧山堂外纪》
明史·卷一百八十二·列传第七十》[24] 
参考资料
  • 1.    《明史·卷一百八十二·列传第七十》:马文升,字负图,钧州人。
  • 2.    马文升像取自明王圻辑,万历间刻《三才图会》。马文升半身像取自清顾沅辑,道光十年刻本《古圣贤像传略》。
  • 3.    《明史·卷一百八十二·列传第七十》:​貌瑰奇多力。登景泰二年进士,授御史。历按山西、湖广,风裁甚著。还领诸道章奏。母丧除,超迁福建按察使。
  • 4.    《明史·卷一百八十二·列传第七十》:成化初,召为南京大理卿,以父丧归。
  • 5.    《明史·卷一百八十二·列传第七十》:满四之乱,陕西巡抚陈价下吏,即家起文升右副都御史代价。驰至军,与总督项忠讨平之。事具忠传。录功进左副都御史,巡抚如故。文升数条奏便宜,务选将练兵,修安边营至铁鞭城烽堠,剪除剧贼。西固番族不即命者悉灭之。修茶政,易番马八千有奇,以给士卒。振巩昌、临洮饥民,抚安流移。绩甚著。
  • 6.    《明史·卷一百八十二·列传第七十》:是时,孛罗忽、满都鲁、癿加思兰比岁犯边。文升请驻兵韦州,而设伏诸堡待之。遂败寇黑水口,擒其平章迭烈孙,又败之汤羊岭,斩首二百,名其岭曰:“得胜坡”,勒石纪之而还。文升军功甚盛,奏捷不为夸张,中亦无主之者,以是赏薄。至九年冬,总制王越以大捷奏,文升亦遣子琇报功。廷臣勘奏不实,坐停俸三月。
  • 7.    《明史·卷一百八十二·列传第七十》:十一年春,代越总制三边军务,寻入为兵部右侍郎。明年八月,整饬辽东军务。巡抚陈钺贪而狡,将士小过辄罚马,马价腾踊。文升上边计十五事,因请禁之,钺由是嗛文升。文升还部转左。十四年春,钺以掩杀冒功激变,中官汪直欲自往定之。帝令司礼太监怀恩等七人诣内阁会兵部议。恩欲遣大臣往抚,以沮直行。文升疾应曰:“善。”恩入白,帝即命文升往。直不悦,欲令其私人王英与俱,文升谢绝之。疾驰至镇,宣玺书抚慰,无不听抚者。又请前以也先乱失授官玺书者十余人,得袭官。事定,直欲攘其功,请于帝,挟王英驰至开原,再下令招抚。文升乃推功与直,然直内惭。文升又与直抗礼,奴视其左右,直益不喜。而陈钺益谄事直,得直欢。日夜谮文升,思中之未有以发也。文升还,赐牢醴。明年春,以辽东屡失事,遣直偕定西侯蒋琬、尚书林聪等按之。会余子俊劾钺,钺疑出文升意,倾之益急。直因奏文升行事乖方,禁边人市农器,致怨叛。乃下文升诏狱,谪戍重庆卫。直既倾文升,则与钺大发兵激功,钺以是骤迁至尚书。 十九年,直败,文升复官。明年起为左副都御史巡抚辽东。文升凡三至辽,军民闻其来皆鼓舞。益禁抑中官、总兵,使不得朘削,众益大喜。 二十一年进右都御史,总督漕运。淮、徐、和饥,移江南粮十万石、盐价银五万两振之。是年冬,召为兵部尚书。明年,以李孜省谮,调南京。
  • 8.    《明史·卷一百八十二·列传第七十》:孝宗即位,召拜左都御史。弘治元年上言:“宪宗朝,岳镇海渎诸庙,用方士言置石函,周以符篆,贮金书道经、金银钱、宝石及五谷为厌胜具,宜毁。”从之。又上言十五事,悉议行。帝耕藉田,教坊以杂戏进。文升正色曰:“新天子当使知稼穑艰难,此何为者?”即斥去。御史徐瑁、贺霖失承旨下狱。文升言初政不宜辄罪言官,遂得释。寻命提督十二团营。 明年,代余子俊为兵部尚书,督团营如故。承平既久,兵政废弛,西北部落时伺塞下。文升严核诸将校,黜贪懦者三十余人。奸人大怨,夜持弓矢伺其门,或作谤书射入东长安门内。帝闻,诏锦衣缉捕,给骑士十二,卫文升出入。文升乞休,优诏不许。 小王子以数万骑牧大同塞下,势汹汹。文升以疾在告,帝使中官挟医视,因就问计。升谓“彼方败于他部,无能为。请密为备,而扬声逼之,必徙去。”已而果然。遭继母忧,诏起复,再疏辞,不许。西北别部野乜克力,其长曰亦剌思王,曰满哥王,曰亦剌因王,各遣使款肃州塞,乞贡且互市。巡抚许进、总兵官刘宁为请,文升言互市可许,入贡不可许,乃却之。 土鲁番既袭执陕巴,而令牙兰据守哈密,僭称可汗,侵沙州,迫罕东诸部附己。文升议,此寇桀骜,不大创终不知畏,宜用汉陈汤故事袭斩之。察指挥杨翥熟番情,召询以方略。翥备陈罕东至哈密道路,请调罕东兵三千为前锋,汉兵三千继之,持数日粮,间道兼程进,可得志。文升喜,遂请于帝,敕发罕东、赤斤、哈密兵,令副总兵彭清将之,隶巡抚许进往讨,果克之,语详《进传》。 团营军不足,请于锦衣及腾骧四卫中选补。已得请矣,中官宁瑾阻之。文升及兵科蔚春等言诏旨宜信,不纳。陕西地大震。文升言:“此外寇侵凌之兆。今火筛方跳梁,而海内民困财竭,将懦兵弱。宜行仁政以养民,讲武备以固圉。节财用,停斋醮,止传奉冗员,禁奏乞闲地。日视二朝,以勤庶政。且撤还陕西织造内臣,振恤被灾者家。”帝纳其言,内臣立召还。 文升为兵部十三年,尽心戎务,于屯田、马政、边备、守御,数条上便宜。国家事当言者,即非职守,亦言无不尽。尝以太子年及四龄,当早谕教。请择醇谨老成知书史如卫圣杨夫人者,保抱扶持,凡言语动止悉导之以正。若内庭曲宴,钟鼓司承应,元宵鰲山,端午竞渡诸戏,皆勿令见。至于佛、老之教,尤宜屏绝,恐惑眩心志。山东久旱,浙江及南畿水灾,文升请命所司振恤,练士卒以备不虞。帝皆深纳之。民困赋役,文升极陈其害,谓:“今民田十税四五,其输边塞者粮一石费银一两以上,丰年用粮八九石方易一两。若丝绵布帛之输京师者,交纳之费过于所输,南方转漕通州至有三四石致一石者。中州岁役五六万人治河,山东、河南修塞决口夫不下二十万,苏、松治水亦如之。湖广建吉、兴、岐、雍四王府,江西益、寿二府,山东衡府,通计役夫不下百万。诸王之国役夫供应亦四十万。加以湖广征蛮,山、陕防边,供馈饷给军旅者又不知凡几。赋重役繁,未有甚于此时者也。宜严敕内外诸司,省烦费,宽力役,毋擅有科率,王府之工宜速竣。庶令困敝少苏。更乞崇正学,抑邪术,以清圣心;节财用,省工作,以培邦本。”诏下所司详议。他所论奏者甚众。在班列中最为耆硕,帝亦推心任之。自太子太保屡加至少保兼太子太傅,岁时赐赉,诸大臣莫敢望也。 吏部尚书屠滽罢,廷推文升。御史魏英等言兵部非文升不可,帝亦以为然。乃命倪岳代滽,而加文升少傅以慰之。岳卒,以文升代。南京、凤阳大风雨坏屋拔木,文升请帝减膳撤乐,修德省愆,御经筵,绝游宴;停不急务,止额外织造;振饥民,捕盗贼。已,又上吏部职掌十事。帝悉褒纳。一品九载满,加少师兼太子太师。
  • 9.    《明史·卷一百八十二·列传第七十》:孝宗崩,文升承遗诏请汰传奉官七百六十三人,命留太仆卿李纶等十七人,余尽汰之。正德元年,御用监中官王瑞复请用新汰者七人,文升不奉诏。给事中安奎刺得瑞纳贿状,劾之。瑞恚,诬文升抗旨,更下廷议,皆是文升,帝终不听。文升因乞归,不许。
  • 10.    《明史·卷一百八十二·列传第七十》:帝以将考察,特召文升及都御史戴珊、史琳至暖阁,谕以秉公黜陟。又以文升年高重听,再呼告之,命左右掖之下阶。始文升为都御史,王恕在吏部,两人皆以正直任天下事。疏出,天下传诵。恕去,人望皆归文升。迨为吏部,年已八十。修髯长眉,遇事侃侃不少衰。
  • 11.    《明史·卷一百八十二·列传第七十》:是时,朝政已移于中官,文升老,日怀去志。会两广缺总督,文升推兵部侍郎熊绣。绣怏怏不欲出,其乡人御史何天衢遂劾文升徇私欺罔。文升连疏求去,许之。赐玺书、乘传,月廪岁隶有加。家居,非事未尝入州城。语及时事,辄颦蹙不答。
  • 12.    《明史·卷一百八十二·列传第七十》:居三年,刘瑾乱政,坐文升前用雍泰为朋党,除其名。五年六月卒,年八十五。瑾诛,复官,赠特进光禄大夫、太傅,谥端肃。
  • 13.    《明史·卷一百八十二·列传第七十》:嘉靖初,加赠文升左柱国、太师。
  • 14.    遭遇迫害 在悲愤中去世  .新浪网[引用日期2015-08-30]
  • 15.    《名卿绩纪》  .殆知阁[引用日期2014-10-6]
  • 16.    明·王世贞·《弇山堂别集·卷四·吏兵二部正》
  • 17.    明·王世贞·《弇州续稿·卷八十七》
  • 18.    明·徐咸·《徐襄阳西园杂记》
  • 19.    《古今图书集成》  .殆知阁[引用日期2014-10-31]
  • 20.    《千百年眼·卷十二》  .殆知阁[引用日期2015-06-7]
  • 21.    明·黄道周·《广名将传》
  • 22.    《明史纪事本末·卷四十一》   .国学导航[引用日期2015-10-6]
  • 23.    《明史纪事本末·卷四十二》  .国学导航[引用日期2014-10-12]
  • 24.    《明史·卷一百八十二·列传第七十》  .国学网[引用日期2014-05-13]
  • 25.    《尧山堂外纪》:马文升,字负图,钧州人。弘治间,自本兵晋冢宰,尝曰:“吾在兵部,每夜心行天之边者一周;在吏部,每夜心行天之内者一周。行边者思武备,行内者计人才。”
  • 26.    《千百年眼·卷十二》:及嘉靖初,大盗赵鐩乱河南,剽至钧州,以文升家在,舍弗攻。攻破泌阳,前大学士焦芳已跳匿,毁其家,发芳箧,取其衣冠,缚苇若人者而屠戮之,日:“恨不为天下杀此贼!”
  • 27.    马善田,《对河南禹州明代“五朝元老”马文升家族为回族一说的质疑》
  • 28.    白寿彝·《中国通史·第九卷·中古时代·明时期(下册)》第十八章
  • 29.    《国朝献徵录·卷二十四》  .国学导航[引用日期2015-08-30]
  • 30.    《明史纪事本末·卷四十一》  .国学导航[引用日期2015-08-30]
  • 31.    《明史纪事本末·卷四十二》  .国学导航[引用日期2015-08-30]
词条标签:
政治人物 官员 历史人物 历史 人物 中国